幼园招生收取薪俸超大学 关卡过多老人需面试(图)

  都8月了,周小渔3岁的儿子上幼儿园的事还没有着落。而此时,北京绝大部分公立幼儿园已经结束招生。住在北京东城区的周小渔一遍遍梳理着自己这一年来为孩子上幼儿园所布的“局”,就是想不通,起步够早的了,怎么孩子还是没地儿去。

图片 1

  最近,各地幼儿园开始陆续启动今年的招生报名工作。我们发现,尽管各地陆续颁布了促进学前教育发展的规划和措施,但“入园难、入园贵”现象依然存在。去年,这一问题骤然成为社会热点,并惊动中央高层。很快,中央政府相继出台一系列新政。

  周小渔确实动手不晚。早在去年6月份,她就谋划着怎么把孩子送到一家她看中的公立园亲子班,民间说法叫占坑,现在比较流行,相当于幼儿园预科,以后有可能直升该幼儿园。为保险起见,周小渔还同时给儿子在另外几个幼儿园都报了名。其中一家是每月交费4500元的私立园,她觉着,用它保底应该没问题。

资料图片:入园难 图片来源:佛山日报 唐春成

  但,这些新政要让学前教育走进春天,尚需时日。所以,如何保证这些好政策执行起来不走样、巨额的资金投放能解决刀刃上的问题,成了老百姓最关心的焦点。这就要求教育部门必须进行更加周密的政策设计并不断在实践中创新。

  可是,周小渔还是陷入困顿。

  现象

  如果上面政令出了一道道,一两年后,老百姓还是在抱着小板凳排队,还是要托关系花大钱,那么教育部门的执政能力将受到极大拷问。所以,如何及时实施一些更有针对性的政策来迎接这两年的入园高峰,以解燃眉之急,这相当于对各地方教育主管部门的一次大考。

  从今年4月起,周小渔3岁的儿子就奔走在他人生的第一轮面试中。而周小渔第一次面试是22岁大学毕业找工作那年。把孩子折腾了一溜够,周小渔才听知情者向她透露,那些一级一类幼儿园的面试,几乎全都是走过场,无非借面试的名义,筛掉那些没有“条子”的孩子,入园的名单其实早就内定了。

  公办园俏 民办园贵 黑户园乱

  “我们幼儿园早就招满了,没名额了。”

  更让周小渔糟心的是,那家原以为可以保底的、高收费的私立园也因为名声在外,早就满员,今年只对外招十几个孩子。很多家长在孩子刚出生就去报名了,也就是说,至少两三年前就在幼儿园挂号了。周小渔排在了后面,至今没有接到入园通知。

  抢名额 家长排队九天八夜

  “我们是小区配套幼儿园,本小区报名的孩子比招生计划还多,外小区的一概不考虑。”

  为了孩子上幼儿园的事,只是北京普通工薪阶层的周小渔夫妇已经动用了自己全部的社会关系,纠结了一年多。对周小渔一家来说,已经深切体会了上一家好幼儿园的艰难,但在一些长期关注学前教育的专家那里,他们早已经预料到了今天全社会所面临的入园难的局面,因为过去十多年间,政府对学前教育的投入及关注几乎是整个教育链上最薄弱的环节。

  前一段时间,北京昌平区工业幼儿园门前的“壮观”场景,让许多家长记忆犹新。为给孩子争取一个宝贵的入园名额,一百多名家长,搬来了帐篷、行军床、躺椅、板凳,在门口排成长龙日夜坚守,来得最早的煎熬了九天八夜,但很多人却依然未能如愿。

  在如此这般被多家幼儿园拒绝之后,作为一个生活在北京的幼儿家长,我终于对“入园难、入园贵”这6个字有了切身体会。

  能上好公立园的家庭非富即贵

  家住北京宣武区的刘先生,准备在附近的一所普通公办幼儿园给孩子报名。他告诉记者,这所幼儿园亲子班和小班共招收130名孩子,家长手中的排号编到了600名之后,报名要过数道关,依次等待叫号,并接受众多老师查验户口簿及询问一些基本问题,最后“面试”孩子。

  常住人口超过15万的社区只有一所公立园

  在北京,好的公立幼儿园的定义是门口挂有教育部门颁发的“一级一类”的牌子,早就有热心的家长把这些幼儿园的名单、地址、电话、网址等信息汇集成册放在网上。而更好的是“示范园”。经过一年的奔波,周小渔才搞明白,普通人家的孩子根本甭想进入示范园,如果说公立园是稀缺资源的话,示范园则是稀缺资源里的极品,能进去的家庭非富即贵。

  “我没有给孩子择园,上的也是离家近的一个普通公办幼儿园,怎么还这么难?”刘先生无奈地告诉记者。

  对我们这样的工薪家庭来说,孩子上幼儿园,当然首选公立园,不仅质量高,而且收费低廉,即使要交一笔赞助费,也比私立园便宜。

  以自己家为圆心,两公里为半径画个圆,周小渔早就对自己家附近有哪些“一级一类”幼儿园及示范园了如指掌。她最心仪的是离自己家只有半站地的一家示范园,除了离家近外,那家幼儿园已经有半个多世纪的历史,硬件软件都堪称一流,幼儿园古色古香的外观足以让这家幼儿园在胡同低矮的平房中鹤立鸡群,而这也满足了周小渔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的虚荣心。

  招80人 关系条来了800张

  我家旁边恰好有一所公办幼儿园,而且还是个一级一类示范园。费尽心机,层层托关系,我终于和这所公立园的园长见了面。可园长明确拒绝了我,理由是,这里是小区配套幼儿园,不能招收其他小区的孩子。

  4月中旬一个周末的两天里,近500个孩子参加了该园的面试。

  记者调查发现,当前大城市普遍存在学前教育需求与供给严重失衡的问题。由于供需失衡,各地公办幼儿园很“吃香”,但受招生数量限制,很多时候家长需托门路、找关系、拼背景。南京市一家知名公办幼儿园,只招80名孩子,却收到800多张“打招呼”的条子。

  这位园长很坦率地告诉我,每年招生,她都能接到100多张条子,都是关系户。她根本就没能力全部照顾到,“你既然是我的朋友介绍来的,就别难为我了。” 

  整个过程不超过两分钟,周小渔陪在旁边。儿子在回答老师问题中表现不错。周小渔有理由有信心:一是她家是片内的,该优先考虑。二是周小渔听说,幼儿园每年能给亲子班一些表现好的孩子升入小班的名额。儿子是亲子班出勤率最高的孩子,即便是年初的那几场大雪,儿子都没缺课。

  对于许多没有背景的家长,只好交费提前把孩子送到公办园的亲子班去“占坑”,为的是能获得入园机会。记者在天津市南开区第四幼儿园、第十五幼儿园的网站上看到,幼儿园给予提前参加亲子班活动的幼儿优先入园照顾。

  话说到这份上,我也只好无奈放弃。其实,我早就听说公立园招生里的水太深了。

  后来事实教育了周小渔:第一,跟小学招生不一样,幼儿园根本不讲什么片内片外,“条子和钞票垄断一切”。和周小渔儿子一块上亲子班的一个孩子,他家就和幼儿园一墙之隔,照样进不了这家示范园。第二,亲子班能有孩子升入小班纯属亲子班招生时的噱头。

  民办园 每月收六七千很平常

  我的一个朋友去年向一家公立园咨询招生情况,得到的回答是不到报名时间,什么时候再去报名等通知。等了一段时间还没消息,朋友又去问,结果人家说报名时间已过。原来,幼儿园招生都是秘密战。

  落选后,周小渔便挨个询问了刚认识的一同面试的孩子家长。凡是像她一样没有条子的都没有接到通知,而那些告诉她找了人的,都在准备给幼儿园交捐资助学费了。

  资源的稀缺,也带来收费的昂贵。记者调查发现,虽然一些公办幼儿园表面上收费不高,但却以家长“自愿”形式收取所谓“赞助费”、各种名目的学费等。天津几家公办幼儿园,仅保育费一项基本都在1200元以上。南开区第一幼儿园每月保育费1500元,饭费260元,共1760元。

  有些公立幼儿园倒是可以排队报名,但经过一番折腾后,家长们最后得到的答案往往是“名额已满”,可幼儿园能招多少人,已经招了多少人,都不对外公开,更谈不上监督。

  有知情人告诉周小渔,前几年,这家幼儿园确实会从亲子班或是面试表现突出的孩子中招那么十几个,但今年,园长手里还有一二十张条子没解决呢,所以没有对外招一个孩子,那些没条子的面试孩子纯粹在陪绑。

  民办幼儿园又如何呢?记者发现,这类幼儿园“两极分化”严重,条件和公办幼儿园差不多的收费一般让普通民众难以承受;而收费低廉的又往往办园条件差、师资水平低,甚至是黑户幼儿园,让家长难以放心。

  我们小区的孩子,上公立园的寥寥无几。家长们都说,没关系,没门路,上公立园,休想。

  一位老幼教向记者透露,条子排队园长也要火眼金睛。

  在民办的北京朝阳区培基双语幼儿园,一位老师向记者列举了不住宿的收费明细表:日托费5500元/月;餐费为400元/月;班车费600元/月……平均每月费用达到7000元左右,而这些收费还不包括各种兴趣特长课的费用。

  公立园之所以难上,说到底还是因为少。像我所居住的地区,新建楼盘连成片,而且都是大型楼盘,常住人口估计在15万人以上。因为是新兴居住区,所以年轻人多,孩子也就格外多。可就这样一个区域,只有一所公立园。目前,也没听说有任何新建公立园的计划。

  一般来说,区里领导、市里领导直接批的条子肯定是要解决的,但中间要甄别一下,究竟是领导自己的关系,还是领导身边的人,比如司机借领导之名要解决自己的孩子。如果不是领导直接的关系可以往后放,如果名额多再考虑。第二层面要考虑的是和教育机构有业务往来机构的条子,比如说供电、供水、税务部门的关系。这些年,优势的教育资源也会对能大力捐资助学的家庭开口。曾有一个园长在家长会上赤裸裸地说:“今天能坐到这里的家长都是非富即贵的。”

  “现在上个幼儿园简直就是在考验家长的能量和财力,年收费少则一两万元,多则三五万元,比上大学还贵。”天津市民王洪伟感慨地说。

  私立园价格普涨 月收费3000是起步价

  私立幼儿园两极化让工薪层够不着

  反思

  上公立园无望后,和大多数无权无势的父母一样,我只好搜寻家附近的私立园。结果,真真切切感受了一把“上幼儿园比上大学还贵”。

  连续遭遇陪绑面试后,周小渔只好带着孩子转战民办园。让她没想到的是,稍微好一点的也都成了不愁嫁的皇帝女儿。

  责任不明 公益性差 投入不足

  本小区有个私立园,是物业承包的,软硬件都一般,也没有可标榜的办学特色,而且口碑不好,小区居民口口相传那里老师经常体罚孩子。可就这样一个幼儿园,月收费3000元。

  每个月4500元的费用差不多是这个工薪家庭一多半的收入,周小渔咬紧牙才去报名,这天价收费的幼儿园都早就满员了。

  投入少 学前教育仅0.39亿

  一站地之外的H园,办在一栋写字楼里,孩子的活动场地是楼顶的一个大平台,但因为打着全天外教的招牌,月收费4400元,这还是目前报名的价格,如果9月再报名就要涨到5000元。我对教室环境和教师素质比较满意,可价格也实在令人心惊肉跳。在纠结一个星期之后,我再打电话过去,被告知“名额已满”。

  在另一家私立园,不仅孩子参加了面试,周小渔本人也被要求完成一份有十几页的调查问卷。一位比较熟悉这家幼儿园的朋友告诉周小渔,这家幼儿园筛选孩子的方法,就是通过测试家长来决定要不要这个孩子。孩子落选肯定是周小渔没通过面试,她的问卷答得不好。

  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理事长冯晓霞认为,“入园难、入园贵”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是公办园和社会力量办园比例不当,教育投入比例过低,这反映出有关部门对学前教育的定位存在问题。

  离家两站地还有一所私立园的分园A园,也打着双语的旗号,每天有一堂外教课。今年价码涨到了4000元,而且也没名额了。

  为什么稍微好点的私立园收费都不低?一位园长告诉记者,首先,私立园都是按照盈利的商业机构在运作,不仅要租场地,还要打广告,做形象宣传,而这些都是公立园不需要的。这些费用势必转嫁到家长身上。

  多位专家都认为,当前,学前教育的基础性、公共性和公益性被忽视,相关部门过于强调非义务性。类似“社会为主、公办示范”的办园思路,将举办学前教育的主要责任推向社会力量和市场,由此导致政府投入严重不足。

  附近小区新开了一家幼儿园,8月才正式开园,也打出双语教学的招牌,价格也不低,月收费4200元。另一家著名的“能教孩子识字”的幼儿园,每月费用在5000元以上。

  其次,政府部门并不审核私立园的收费,只是备案。说白了就是私立园想怎么收就怎么收,而现在一些幼儿园为了迎合部分家长贵就是好的逻辑,完全抛弃了教育的公益性,不断地上调价格,把自己定位成为权贵服务的机构。

  当前学前教育缺乏独立和明确的政府投入机制。在北京,对公办园的财政投入在各级各类教育总投入中的比例,从2000年的2.05%下降到2007年的1.92%,有的区县学前教育专项投入仅80万元。2008年,北京十几亿元教育附加费中,学前教育仅有0.39亿元,仅占3.1%。有些省市这一比例更低,仅占整个教育经费的1.3%左右。

  我所居住的区域,幼儿园价格普遍较高,其他社区可能会低一些。但据我了解,现在只要是稍微正规些的私立园,月收费基本都在2400元以上。甚至一些办在居民楼里的家庭式幼儿园,价位也都在2000元左右。

  据专家介绍,目前私立幼儿园已经呈现出两头大,中间小的格局。一头是收费高昂的天价幼儿园,这些幼儿园几乎都是有钱人家的专属,喝的牛奶是特仑苏,吃的蔬菜是无公害,连老师也净是外国人。另一头是大量散落在城乡结合部的山寨幼儿园,这些幼儿园在解决进城打工人员子女入园问题上无疑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也存在安全隐患。

  不均衡 住宅多了幼儿园少了

  根据官方公布的统计数据,2010年北京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9073元,这意味着,一个孩子一年上幼儿园的费用都已经超过了多数人的年收入。

  不管贵族幼儿园如何地异化了教育,也不管山寨幼儿园存在的各种问题,私立幼儿园这两极化的发展都以他们各自特色适应了社会发展的需求,但工薪阶层的入园难问题不是它们能解决的。

  令人吃惊的是,即便极为有限的财政投入,不少也被用作锦上添花,更多地投向了“示范园”“优质园”。而能够享受这些优质学前教育资源的,往往又是社会地位和经济条件比较优越的城市人群。一些民办幼儿园负责人告诉记者,迫于运营成本压力,他们难以扩大规模,不能添置教育用具和设备,正规的幼儿教师大量流失,这使很多家长不信任民办幼儿园。

  最近,网上流行一个段子:“比上大学还贵的是什么?”“出国留学(微博)。”“错,是幼儿园。”这就是北京所有的父母要面对的现实。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