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幼儿园不能因“非义务”而昂贵

  中国青年报社的一项调查显示,71.1%的公众认为学前教育收费“非常高”,26.2%的人觉得“比较高”,也就是说,超过97%的受访者对学前教育收费不满。其中,63.3%的人认为学前教育存在乱收费。49.9%的人认为学前教育收费高的原因是少数公办著名幼儿园供不应求,收取高额赞助费,47.1%的人觉得大多数民办幼儿园按市场定价,追逐高额利润。

  现在网上流行一则脑筋急转弯:“比上大学还贵的是什么?”“出国留学?错,是幼儿园”。中青报调查显示,即便是承受能力如海绵一样的家长,在噌噌上涨的天价费用面前,也有些“忍无可忍”了。“今年某幼儿园的赞助费涨到10万元了,我朋友刚去交的钱。”近日,在北京海淀区某小区论坛里,一个关于“小孩去哪儿上幼儿园?”的帖子被讨论得异常火热。全国许多幼儿园的赞助费都以“物价上涨”的名义纷纷涨价,费用涨幅早就远远超过房价。(综合近日媒体报道)

江西省政协委员许小欢调查发现,南昌市城区一些幼儿园收费项目、标准及收费行为不够规范,收费偏高的问题比较突出。其中,城区不少幼儿园年收费约8000元~1.5万,有些所谓“贵族”、“豪华”式幼儿园年收费超过2万元,县、乡幼儿园年收费一般为3000元~8000元,有些幼儿园收费高,但保教质量却低下。

  入园难成为涨价的最大推手

  因为作为学前教育的幼儿园教育

面对幼儿园涨价,家长意见纷纷,却又无可奈何。“大部分家长对涨价是敢怒不敢言,生怕老师对自己的孩子有看法。”南昌市民吴女士告诉记者,她儿子在南昌市东湖区一家幼儿园就读三年多时间里,每学期学费从原来的3000多元涨到7000多元。较真的吴女士最近向这家幼儿园提出质疑,结果母子俩却被赶了出来,她说:“走的时候,幼儿园撂下话说,就算我们愿意交钱,也不能再让小孩就读了,不得已现在我们还得重新寻找幼儿园。”

  林女士和先生都是工薪阶层,夫妻两人的月收入总额大概万余元。尽管工作多年,手里小有积蓄,但这几年结婚、生子、买房,再加上孩子上幼儿园,林女士一家马上变成“负翁”。“原来一年8000元的赞助费已经不低了,但勉强还能接受,现在一下子涨到1.8万元,实在有些难以接受。仅仅一年时间,这样的涨幅,比房价还可怕。”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专家建议

  林女士为此还给海淀区教委打电话,但教委学前教育科的工作人员却表示,由于幼儿园属于非义务教育范畴,因此在国家经费投入不足的情况下,允许幼儿园通过收取“捐资助学款”的方式进行弥补,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赞助费”。目前,无论是公立还是私立幼儿园,“捐资助学款”并没有定额限制,只要求按照自愿的原则收取,不与入园挂钩。“不过在保育费方面,发改委对不同级别的幼儿园制定了不同的收费标准。”

  首先,9年义务教育不包括幼儿园教育,本就是一个很不合理的规定,发达国家学前教育都是纳入义务教育范畴的,比如法国,学前教育是初等教育组成部分,学前教育虽不是强迫的,但免费实施,所有2-7岁儿童均可就近上学。

幼儿园收费

  “虽然交了那么多钱,但交钱的时候心里还是挺欣慰的,毕竟孩子终于有学校可以上了。当时我还担心,如果今年上不了幼儿园,这一年该怎么办?但是,交完钱后,心里又挺不平衡的,这个幼儿园,去年的赞助费是一年1万元,今年一下子涨到一年两万元,直接翻番,简直是抢钱嘛!”

  是教育必经的阶段,而且是教育的起点,每个孩子读小学前都须读幼儿园——既然小学和初中都纳入义务教育了,作为小学之前必经的幼儿园教育更应纳入义务教育,由国家提供免费的教育,保障每个国民受到基本的教育,享受到起点的公平。正因为此,面对“上幼儿园贵过上大学”的现实,许多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早就建议国家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范畴,加大政府财政投入力度,普及幼儿教育,让每一个孩子在走向社会的第一步,都能得到平等的待遇。南方不少城市已经迈出这一步。

幼儿园纳入义务教育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然后,即使目前幼儿园尚未纳入义务教育,但不能成为推卸义务的借口。幼儿园可以通过“捐资助学款”的方式对成本进行弥补,可这种费用不能没有限制,收多少得有一个标准——政府的义务就是执行这个标准,不能任由幼儿园想涨就涨。毕竟,幼儿园也是一种公用资源,有必要通过限制收费来保障其公益属性。(资深评论员)

家长“以价论质”

  “因物价上涨,赞助费从原来‘院内4000元/人/年,院外8000元/人/年’,调整为‘院内9000元/人/年,院外18000元/人/年’。”9月1日,张贴在某幼儿园教室前的一封致家长的信,让林女士和很多家长一下子傻了眼。在此之前,林女士并没有接到任何涨价的通知。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分享到:

  这种类似“强买强卖”的做法,在很多公立幼儿园都存在。“现在的幼儿园,一个比一个更加狮子大开口。我们小区附近最近刚刚建了一个新的幼儿园,我去看了一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因为刚刚装修完,现在报名有优惠,年收2.5万元,据说过了优惠期,一年就要4万多元。”林女士说,私立幼儿园价格的不断上涨,也带动了公立园的涨价。“反正现在幼儿教育是稀缺资源,你不上,还有一堆人排队等着上呢。”

  属于非义务教育范畴,政府无权干预,听起来似乎合情合理。其实不然,幼儿园教育虽然不属于义务教育范畴,但政府并不能因此而放弃“让公众读得起幼儿园”和治理乱收费的义务。“看得见的手”,不仅只管义务教育的收费,也有约束非义务教育范畴收费的义务。

政府监管乏力

  “今年某幼儿园的赞助费涨到10万元了,我朋友刚去交的钱。”近日,在北京海淀区某小区论坛里,一个关于“小孩去哪儿上幼儿园?”的帖子被讨论得异常火热。据悉,在该小区方圆5公里内,就有10来所幼儿园,其中,公立园和私立园差不多对半分。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家长依然为孩子去哪儿上幼儿园发愁。

  辛苦奋斗20年,养儿回到解放前——被“孩奴”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家长打电话向教委投诉幼儿园疯狂的抢钱,但教委官员却表示:由于幼儿园属于非义务教育范畴,因此允许幼儿园通过收取“捐资助学款”的方式进行弥补。一个“非义务教育范畴”,将民众远远拒之门外;一个“非义务教育范畴”,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纵容幼儿园抢钱?

[责任编辑:臧博]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